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热门搜索:火锅 友誼 不见 人的 晚礼服 水库 轨道 博士 不要 地狱

灵异鬼故事

当前位置:金亚洲注册 > 灵异鬼故事 >

树精小妖

来源: 作者:长安 发布时间:2017-09-26 23:06 浏览:次

金亚洲注册 www.parsviteetrevienstard-lefilm.com 今日清晨时候,便有细雨晕染出山间那一片枫叶的红。深秋以至,这里除了早就无力的瘫软在树上的蝉,发出最后的声响就只剩祭空轻微的脚步声。

山中生灵的视线随着他有些微微佝偻的身子,走上一座简陋的木桥,在木桥的尽头,拨开浓雾便能看到一棵生长茂盛,郁郁葱葱的大树。那大树裸露在地面,根盘桓而生,化作蒲团模样,看上去极为奇怪。

“你又来了?”

声音是从树里传出来的,语气之间夹杂着愤怒,可祭空一点不觉得惊讶。

他今日穿件浅灰色的袍子,有手里拿着佛珠。眼神和心一样空无一物,单薄的嘴安静的闭着,就静静的坐在由树根而制蒲团上?;夯罕昭?,手指悄悄转动佛珠,嘴里悄悄念着梵音。

“老和尚,我说你就没有情史?怎么就想不通整日来我这里诵经?”

树精小妖化成一团绿色的气体在祭空耳边乱飞,它法力微弱打又打不走他,骂又骂不走他,只有自己干生闷气。

“不陷入红尘怎么看破破红尘?”

祭空大概已经八十多岁,他声音里藏着饱经风雪的沧桑和悲凉,让它不由得一哆嗦。

“咳咳?那老和尚是有过情史咯?什么时候的事讲出来我也听听?”

它心里偷笑却又忌惮,害怕这冷漠无情的死和尚瞬间正襟危坐,转动手中的佛珠默默说了句:“不可说?!?/p>

“我与你做个交易,我给你讲个故事,你以后不可再打扰我禅定??珊??”

祭空一笑,脸上一层层的纹路便慢慢合拢??瓷先セ褂行┐认?。

“那我们一言为定?!?/p>

小妖平日里烦闷,有人能给它讲故事自然心头有说不出来的美。不过它生性单纯又没有出过这片树林半步,害怕被让这个和尚给骗了复而又问了句:“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那就从一个叫秀月的女子讲起吧?!?/p>

六十年之前,长安城还同往日一般的繁荣昌盛。中元节那日,在熙攘的人群里,火红的灯光中,他遇到了在望月桥喝酒的秀云。

她是一个轻快明朗的女子,为人率性足不喜欢被拘束,腰间总是挂一个酒壶。时不时便喝上一口便会十分满足,若不是秀月那张精致小巧的脸,他一定会觉得她是个男人。实打实的爷们儿。

“看我作甚?”

她用发神暗淡的眼神无力的白了他一眼瞬息转了过去。

“我……”

他当时觉得自己傻了一般,想对她解释自己只是刚刚路过,又觉得没必要。想说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就像个书呆子一般,木讷的站在了原地。

他眼神无意之间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酒,她立刻会意嘴角带着笑意和爽快,将酒壶直接扔个了他。

“看你这样子也不算喝不起酒,罢了,给你!”

“那……那就多谢了?!?/p>

当年的他确实性格懦弱,在此之前除了诗文从来没有接触过其他的东西。拿着酒壮着胆子一口就下肚,辛辣味猛得灌进喉咙,呛得他连连咳嗽却弄着的秀月哈哈大笑。

她不比他大,只是因为是个杀手,东躲西藏久了能看到的东西也就多了,显得沉稳些。

“你笑我作甚?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那么辣?”

他一连问了她两个问题,她不答只是笑。

那晚之后,他和秀月便有两个月没有见过。他起初还能想得起这女子的样子,但是时间久了,她的容貌连同关于她的记忆一并都在他的脑海里被模糊掉了。

再见到秀月是在两月之后的一个晚上,他在房里读书,烛火突然之间一闪随后门外就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院里还有些人起床的嘈杂声。

他开了门看到一身黑衣的人,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口,脚上的血在慢慢的衣服外面溢。

“快让我进去?!?/p>

他的声音很虚弱,若不是将面具摘了下来他不敢相信这个是人会秀云。

“少爷,你可看到什么人没有?!?/p>

此时,他的门外已经聚集许多的人,为首的是府上的管家。他苍老的手里拿着一根带火的木头。满腹怀疑的往里面看。

“不曾有人?!?/p>

灯火将他的平静影子映上了窗子上,管家欲言又止,还想说什么。

“陈管家,还有半年我便要考试了?;雇忝遣灰蛉挪攀??!?/p>

“那,公子好生学习我们便不打扰了?!?/p>

语罢,管家挥了挥手让人在其他地方排查去了。

“你可还好?”

他赶紧放下手中书,将躲在柱子后的姑娘给扶了起来,艰难的往床上挪去。

秀月脸色接近惨白,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加起来有十几处。她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厥。

他急如乱麻,疾步去后罩房找自己的书童,让他悄悄去城中寻大夫。而他床头焦急的守着她。

那天,在中元节看到的爽利明快的姑娘瞬化做这伤痕累累的模样他心痛如绞。

等到秀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月之后。她的眼睛由于旧疾心伤一并复发彻底失眠。

在握到他的手在那刻,这个江湖女子竟哭了。

他拥住了她,只觉得胸膛那个地方一阵湿润。他想开口安慰她,心里已经拟好了说词却被他的话活生生噎了回去。

“师兄,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p>

秀月语气哽咽,眼泪簌簌。

他那时就在想,万千世里自己不过过客,她心里或许早就心有所属。内心一紧,莫名生出悲凉。

可是他又觉得奇怪,自己同这姑娘不过两面之缘,说着些未免为时过早。

“那不会你就是那个少爷吧?”

树精小妖坐在树干上,悠闲的摆动着双腿略到带好奇的问他。

“这故事还长?!?/p>

祭空看了眼天际,此时夕阳西下还有几只孤鹜踏着紫红的晚霞缓缓飞过,一丝夹杂着寒冷的风打在了他的脸上。他拖着迟缓的身子,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若是可以我下月十五再来给你讲吧?!?/p>

“哎.......”

树精小妖正要说什么,祭空已经不知道去了何处。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金亚洲注册
上一篇:溺亡后的怨恨
下一篇:红梅院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