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热门搜索:火锅 友誼 不见 人的 晚礼服 水库 轨道 博士 不要 地狱

内涵鬼故事

当前位置:金亚洲注册 > 内涵鬼故事 >

蚂蝗杀人案

来源: 作者:陈晓之 发布时间:2017-10-02 10:02 浏览:次

金亚洲注册 www.parsviteetrevienstard-lefilm.com 吃蚂蟥的女人

暗夜,屋内漆黑,没有开灯。一个女人坐在房间正中央,她面前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老旧而掉漆的小坛子。

女人打开了坛子的盖。

里面,是一条条蠕动的蚂蟥,新鲜、黏腻、肥跃——

她拿起勺子,盛了两只,缓缓地送入嘴里,咀嚼了两下。蚂蟥的汁液溅出来了,发黄,腥臭,鲜红……

女人笑了。

身体里的蚂蟥

林可挽着刘欣的胳膊自操场一圈圈走过,现在是午休时分,操场上都是无聊打发时间的情侣。

林可含笑看向刘欣,见刘欣蹙眉低沉脸色,她不禁好奇:“怎么了?”

“没,”刘欣摇摇头:“可能是吃坏肚子了吧?!?/p>

林可沉默须臾:“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刘欣不说话,径直摇摇头。林可欲要再说,铃声响了,是上课时间。

两人匆匆离开操场。

上课时分,林可不住向刘欣的座位张湾,她看见刘欣低着头,用手捂住肚子,五官挤在一起。

怎么了?林可感到揪心,怕是刘欣吃坏肚子,闹盲肠炎。

正担忧,忽的见刘欣倒在了桌子上。老师目光看向刘欣:“刘欣同学,你怎么了?”

刘欣在桌子上开始抽搐,一下一下,似脱水的鱼,身体跳跃,做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林可下意识站了起来。

她看见刘欣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的更厉害了。他的嘴、鼻子、眼睛都在冒血,汩汩的,像一个喷泉,把他上衣染得绯红。

林可跑了过去:“怎么了?”她扶着刘欣,任由他的血滴在身上——仿佛是一场酷刑,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在眼前痛苦,折磨的不是皮肉,是内心!

忽而,林可感觉手部一阵黏腻,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黏糊糊的,像是……蚂蟥!

她看过去,怵目惊心,地面时、刘欣身上,一条条蚂蟥在蠕动。那幼小但致命的生灵是自刘欣的嘴巴,鼻子里爬出的,欢愉的在人间游戏。

再看,刘欣的眼睛鼓了起来,像青蛙的腮,一跳一跳。猛然,他眼球爆开,无数的蚂蟥爬出,还有的身体,每一个毛细孔里都有蚂蟥!它们用力的挤压,像拼命钻出母体的婴儿。

“啊……”林可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医院,空落落的病房,消毒水气味弥漫,天花板白的没有生命气息。罗琼坐在林可床边的一张椅子上撑着头在打瞌睡。

林可刚挣扎要坐起,罗琼就醒了。

“林可你醒了?你睡了三天,吓死我了?!?/p>

“我……”林可微微张开双唇,脑袋左右晃动打量四周:“怎么了?”

“你……”罗琼变得犹豫,似乎有太多难以启齿的话无法开口。须臾,她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林可:“节哀——”

林可头一沉,差点再晕厥。

是了,那一幕还在脑海中不断跳跃,似一次拉片。她清楚记得,刘欣死了,以一种极度可怖恶心的诡异方式死在她眼前——

心如刀绞,眼泪如七月的暴雨,啪嗒啪嗒落在衣服上,晕染了一个小小的湿润。

罗琼一脸心痛地把林可抱在怀里。

“我要去见他!”林可忽而说道。

“什么?”罗琼下意识一怔。

林可咬住了双唇,以疼痛赋予自己勇气,再度开口:“我要去见他!最后一面,我……我……”说不下去了。

日记

罗琼想尽办法才带着林可进了警局,刘欣的尸体还停在太平间。他被人用白布罩着,洁白的布被鲜血描摹,染得绯红。

林可站在他面前,深呼吸一口气,她颤巍地伸出双手,扯开那块布。下面,是破损溃烂的尸体,全部都是伤,被啃噬过的伤口让人恐惧。

原本俊俏的脸看不出本来模样,眼睛成了两个烂掉的血窟窿,嘴唇、鼻子以及胸部的肉亦被吃空,赤裸的内脏像一个马蜂窝,都是孔……

林可一踉跄险险摔倒,辛亏罗琼一把扶住。

“林可……你没事吧……”

林可说不出一句话,上面那冰冷的白炽灯让她发晕。在罗琼的陪伴下,她走出了警局。门口匆匆赶来的,是刘欣的父母。

他们头发都白了,是因为心痛??蘅尢涮涞?,跌撞着走入警局……林可不敢再看。

回到两人租住的出租屋已经很晚了,天黑的像一块裹尸布,把人间紧紧的覆盖住,不让人喘气。

推开门,家里传来一阵潮湿腐烂的气息,是三天前的垃圾。

匆匆洗漱,上了床,林可反复难以入睡。她躺在床上,被痛苦煎熬,曾经,这个房间里温馨的一幕幕还在脑海,似最罗曼蒂克的电影,难以忘怀,惊心动魄。

她坐了起来,打开手机,上面,刘欣的QQ已经不会再跳动了。

不觉间,林可登录了刘欣的QQ,进了空间,看里面两人的合影,以及一条条说说,还有,记载两人甜蜜往事的回忆日记。

忽而,她瞥见一篇被锁住的日记,上面显示外人不得翻看——

林可并不是个喜欢干涉男友隐私的人,所以他的一些事并不算太了解,是因为相信,爱的前提——

但,这一刻她忍不住打开了。

里面是一片关乎刘欣秘密的隐私日记,记载的是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情史。

心痛,林可万万想不到,刘欣在去世前竟然背着她与另一个女人纠缠在了一起!此刻,林可被一种背叛的感觉包围,无法喘气,恨到呕血。

她甚至忘记自己是如何睡去。

人,总认为家,或者床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实际上,这是最危险的所在——一旦放松,一旦入眠,便很难察觉那些蠢蠢欲动的杀机。

有人在林可睡着后进来了。

人影摸到了林可房间的桌子前,她手里有一根闪亮的银针!赫然,她刺破中指,把一滴血滴入林可桌上的一杯水里。

扬起一个得意的微笑,她走了。

次日,林可醒来,头痛欲裂,昏昏沉沉,要死不活——她挣扎着走到桌子前,端起那杯水一饮而尽。

要告诉警察吗?她有些弥漫,不是没有想到,她昨晚便怀疑,那个不知名的女人,极有可能便是凶手。

但她又不愿说,一方面出于一种恨恨的报复,另一面,怕让人知道她的失败——

一番挣扎,她还是去了警局。

但,那篇日记,消失了。

警方意图还原却未果,显然是中了木马,高手杰作,一般科技难以破解,只能留个心眼。

(恐怖故事网:金亚洲注册
上一篇:诛童
下一篇:潘金莲之今生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