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热门搜索:火锅 晚礼服 水库 不见 人的 友誼 轨道 博士 不要 地狱

医院鬼故事

当前位置:金亚洲注册 > 医院鬼故事 >

人皮画展

来源: 作者:孤灯远望 发布时间:2017-09-27 11:04 浏览:次

金亚洲注册 www.parsviteetrevienstard-lefilm.com A市明天将举行艺术作品展览会,这件事放在普通人身上,大家一定会觉得这又是一群疯子在搞着莫名其妙的把戏,艺术作品?哼!一个螺丝钉放在里面都是艺术!

但是这个消息对于一个人来说确实是难得好事,因为明天的展览会是免费不限时的。她是A市X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她叫王雪。

今天接到消息,她找到了A市在读医学的好友张嘉。张嘉是王雪的高中死党,据说在学校读书时俩人除了不睡在一张床上,基本就是连体婴儿,时刻不分离。

王雪找到张嘉说:“嘉嘉,明天有个艺术展陪我去么,好不好?”

张嘉皱着眉头说:“嗯,本来明天要去市立图书馆买书,既然我的雪儿说要去看艺术展览那就去吧,不过后天你要陪我去图书馆哦!”

王雪开心地说:“那明天记得提前坐公交车到A市艺术展览厅哦,我会早早地等着你的?!?/p>

张嘉看着王雪坐公交车走了,突然想起还有一节课没上,于是慌慌张张的跑向教室。

这时一位30岁出头的讲师,正在讲课??吹礁盏降恼偶嗡担骸罢馕煌б院蟊鸪俚搅?,再迟到那薛老师我可就就扣平时分了哈,好吧快进去吧!”

张嘉赶忙找了个座位,端正的做好,至少看着是端正的态度。

快下课了,薛老师停止了讲课说:“明天A市有个艺术作品展览会,如果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毕竟艺术是不分职业不分年龄不分国界的?!?/p>

张嘉心想:咦?薛老师怎么会知道这个艺术展?还有这和我们学医有什么关系么?

张嘉决定问问薛老师这个艺术和医学有什么关系,于是她就尾随薛老师。

没走一会薛老师就发现了身后的张嘉,说道:“同学,你放心我不会扣你平时分的,以后记得提前到教室,毕竟学习是给自己学的?!?/p>

张嘉盯着薛老师,吱吱呜呜的说:“老师,我问你个事,就是您说的明天那个艺术展。我的意思是咱们学医学的和艺术有交集么?”

薛老师笑着说:“有啊,如果人是一个完美的作品,突然不完美了,是不是我们做医生的要对作品进行加工修改,然他继续完美。那么从这个理论来讲,我们也是艺术家,如果说的更确切一点的话叫做——人体.艺术家,你明白了么?”说完薛老师开车走了。

留下张嘉在那一愣一愣的。

“在这里!”王雪喊道。

张嘉看到穿着漂亮的王雪说:“嗨,我说雪儿至于这么打扮么?不就是看个艺术展么?你想干嘛哟?”

王雪鬼笑道:“巧遇大帅哥才是我今天的目的呢,哈哈你上当了吧?!?/p>

她俩有说有笑的走进了艺术展览厅,里面有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作品,有铁丝凝成的大树,上看像人下看像狗的插花,等等等等。她俩的眼都看花了。有的人拍照留念,有的人直接打电话找作者表示很感兴趣。

她俩就这样溜达闲转,看到了前面有个模特样的艺术品,她俩决定去看一看。

王雪摸着模特的皮肤说:“嘉嘉你看,这个模特的皮肤好细腻,太滑了,真舒服!来来来你快摸摸试一试??!”

张嘉走过去,拿手一摸瞬间觉得不对劲,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在熟悉不过了,这种感觉是她第一次触摸死尸时留下的深刻影响。

张嘉紧张地对王雪说:“雪儿,我感觉这模特太奇怪了?”

王雪说:“怎么奇怪了?我摸着可舒服了,要是我的皮肤这样滑那才好呢!”

张嘉激动地说:“你知道么,这皮肤的感觉摸起来就像死尸一样,就是被处理过的死尸,你别再摸了?!?/p>

这一说,吓得雪儿哭了,雪儿说:“那该怎么办?怎么办???我害怕?!?/p>

“报警,对只有报警!”张嘉故作镇静的说。

正当她来拿出手机打算报警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过来,按住她的手机说:“怎么是你?这个作品怎么样???”

张嘉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薛老师啊,这个模特感觉感觉像……”

薛老师平静的说:“像死尸对吧,这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当然这个不是死尸啦!这是我特意托朋友从国外带来的优质硅胶,然后我就把硅胶进行加工,你看我的作品都能把专业的医生糊弄过去啦!”

张嘉又问:“那这个优质硅胶有什么用???薛老师?!?/p>

薛老师此时正在盯着雪儿看。

张嘉喊了一声。薛老师才回过神来。

薛老师说:“有了这种材料,在加上我的技术,很多皮肤烧伤又无法移植皮肤的病人就可以采用这种材料,这是一个伟大的发明,不过我现在还有些技术难关没完全攻克,等我成功了就可以申请专利了!”

张嘉和雪儿听完这才放下心来。

张嘉突然觉得独自不舒服,就离开雪儿去洗手间了。

等张嘉回来时,看到雪儿和薛老师聊得火热。

时间不早了张嘉和雪儿离开了展览厅,薛老师在他们临走前叮嘱张嘉说:“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啊,老师也想弄点成绩评副教授??!”

不知不觉时间过了一个星期,张嘉都快把这事给忘了。

那天张嘉去院里办贫困生手续,顺路遇到了贾院长,然后就和贾院长聊了一会,聊着聊着这就把那天在艺术厅遇到薛老师的事告诉贾院长了。

又过了几天,学院里的贾院长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据说是喝完酒后心脏病突发,死后身体苍白,很吓人。眼睛瞪得大大。

学校怕这事闹大,就和贾院长的亲人私了了。这件事学校放出风来:希望所有的同学不要空穴来风,捕风捉影。贾院长是心脏病突发,是意外。诸此芸芸。

张嘉有一次和雪儿去超市,雪儿激动地告诉张嘉:“嘉嘉,你还记得那个薛老师么?那天她约我出去了呢,我们聊得很开心哦?!?/p>

张嘉按着王雪的鼻子说:“是不是急着嫁出去,连年龄都不管啦,人家都30岁了,说不定都结婚啦!”

王雪撅着鼻子说:“才没,他还没结婚呢,而且我也22岁,差距不大呢!”

张嘉说:“哎哟,丫头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骗的失.贞咯???”

王雪立刻说:“没有!人家薛老师才不是那种人!不过我去他家里坐了坐?!?/p>

(恐怖故事网:金亚洲注册
上一篇:尸生子之复仇
下一篇:接阴使者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